【交流】《水滴声声》恐怖小说吧

  :玩点灵异游戏,是无聊学生们常做的事,而我,刚入大学的新鲜人,更是乐此不疲,笔仙、碟仙,想得出来的有趣玩意儿我都试过,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直到我和室友们四人在黑屋里玩了一个诡秘的游戏……莫名出现的第五人、清晰的水滴声和墙上的大片水渍,被狙杀的不只是玩过游戏的我们,只要住在308寝里的人都不能幸免;未知的恐惧、预知的战栗,紧紧包围着我们,停止不了的水声滴滴是死者眷恋人世的情人眼泪,还是无法哭泣的冤魂用血泪凝成的悲鸣?

  滴答”一颗水珠滴落,汇入积水池中激起一圈涟漪。我随手将这个未关紧的水龙头拧上,最后一滴水珠缓缓落下“滴答”,响了一声便归于了平静。“老六,快点!我们不等你了!”老大的喊声从楼梯口传来,我急忙捧着饭盒跑了过去。楼梯口站着我们寝室的六位室友,对于我的慢半拍分别以白眼、敲头来表示他们的不满。我叫萧雨,刚刚进入我市第一明星大学豫北学府,现任物理工程学院一年级小菜鸟一只。豫北是一家集初中、高中、大学一条龙式的新型实验学府,非常变态的高分制也没能拦住狂潮般挤向这个学校的人流。我算是其中比较幸运的,只比豫北高中部录取线高出一分侥幸进入豫北的校门,然后非常顺利地享受本校升学降十五分的优惠而平

  安地迈入了大学部。我住在物理工程学院男生宿舍楼三零八室。比较倒楣的是,我们的寝室门正对厕所兼洗漱、洗澡间,虽然半夜嘘嘘非常方便,但是吃饭的时候真是倒足胃口,尤其是夏天从大敞的寝室门外飘来某种异味……好了,快到吃饭时间就不说这个了。此刻扶着鼻梁上的眼镜嘀嘀咕咕的男人是我们寝室的老大,年龄最长的他也理所当然是我们三零八的寝室长,吴凡。吴凡比我们大两届,现任学生会主席团副秘书长,一个十分啰嗦的唐僧似人物。他的视力非常差,曾经开过刀,所以他的眼镜一向是我们恶作剧的道具之一。趁着谁熟睡时悄悄给那人戴上,然后把他摇醒,等那人睁开眼睛最多停顿两秒便会发出一阵鬼哭狼嚎,真是屡试不爽。走在最前方那两个很亲密的家伙是我们寝室的老二跟老三,穆木和孔令林。他俩都是少数民族,穆木好像是维吾尔族,孔令林则是回民。

  穆木长得十分白净,有些腼腆。孔令林则是典型的少数民族长相,一看就知道不是汉人的那种。他们二人站在一起,别说,还真有种很般配的感觉。穆木并非正统的维吾尔血统,在饮食上并没有严格遵守忌口,常常跟我们抢热狗吃,但他却总是跟着孔令林到回民食堂打饭,所以我们都笑称他俩是连体婴。走在最后一声不响的家伙是我们寝室的老四,个性有点阴沉,我个人觉得他不太好相处……他的名字叫徐平,跟长相一样平凡的名字。成绩一般,体育一般,什么都是中等的样子,毫不显眼。每次集体活动,他在与不在都没有明显区别,是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人。他的脖颈处和手脚上都有明显的烧伤痕迹,虽然那是他家失火时的意外,但因为这些无法遮掩的伤痕,总令别人看向他的目光带有几分异样。再加上他不擅长与人交流,便会令人下意识地对他产生一种隔阂感。至于老五……我找找……哦,那个那个!一出宿舍便被女